税收筹划(Tax Planning)   “税收筹划”又称“合理避税”。它来源于1935年英国的“税务局长诉温斯特大公”案。当时参与此案的英国上议院议员汤姆林爵士对税收筹划作了这样的表述:“任何一个人都有权安排自己的事业。如果依据法律所做的某些安排可以少缴税,那就不能强迫他多缴税收。”这一观点得到了法律界的认同。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税收筹划的规范化定义得以逐步形成,即“在法律规定许可的范围内,通过对经营、投资、理财活动的事先筹划和安排,尽可能取得节税(Tax Savings)的经济利益。”

  合并累进抵免,是“不合并累进抵免”的对称,抵免限额的一种计算方法。合并累进抵免是指纳税人居住国或国籍国对该居民或国民全球所得和财产征税时,因其实行累进税率而合并其居民或国民纳税人全球所得和财产来确定其抵免限额和允许抵免额。

避税(Tax Avoidance)   避税是指纳税人利用税法上的漏洞或税法允许的办法,作适当的财务安排或税收策划,在不违反税法规定的前提下,达到减轻或解除税负的目的。其后果是造成国家收入的直接损失,扩大了利用外资的代价,破坏了公平、合理的税收原则,使得一国以至于国家社会的收入和分配发生扭曲。

  国际税收筹划是自然人和法人所制定的一项法律所允许的使全球的税收负担最小化的计划,其目的是使对外经济活动的所有管辖区的总所得实现最大化。显然,公司的国际税收筹划和非公司主体的国际税收筹划在筹划的机制中所强调的侧重点并不一致。可以发现,国际税收筹划的某些特征不仅适用于对外经济活动的主体,而且也适用于所有国内的力求在自己管辖区内实现税收支出最小化的法人和自然人。对于那些并不直接从事对外经济活动的公民和公司来说,税收最小化的方法之一可能是将所得转移到具有税收优惠政策的国家去,将公司或个人的资本投资到国际资本市场中收益最大且免税的领域中去。这些方法并不触犯法律,而且也可能是纳税人对国家机器的税收吸纳量越来越大的一种反应。

  分项限额抵免亦称“专项限额抵免”、“分项限额法”,“不分项抵免限额”的对称,抵免限额的一种计算方法。分项限额抵免是指国际上的一些国家(如美国)为了防止采用综合限额抵免后所发生的避税和偷税漏税,在一国或多国直接抵免条件下,居住国政府将居民纳税人的某些外国所得项目与其他项目分开,单独计算其抵免限额。